朱封金散文集《行走与回望》读后

咸宁新闻网    文化动态    2020-04-16 11:17

  行走回望总关情

  ——朱封金散文集《行走与回望》读后

  谢望梅

  我跟朱封金属于很好的文友加朋友,他的《行走与回望》出版后,我很快收到了他亲笔题名的赠书。在这个被新型肺炎隔离了的春节,窝在家里,静下心来,将他的作品一口气读完。读后,感慨颇多,不吐不快。

  朱封金的散文是一种大情怀散文。一个人的情怀决定他对事物的感觉和看法。《寻找花溪》中写道“李谷一当年唱的歌曲《花溪水》描述的是你们这里的花溪吗?”“也许歌曲中唱的花溪是一个虚构的地方,只不过跟贵阳的花溪是一个巧合而已”“但如今旅游经济大行其道的时候,贵阳就为什么不抓住这个宣传自己的最好机遇呢。”字里行间体现出作为职业记者对贵阳花溪发展的思考,也体现了作为作家忧国忧民的情怀。《胡爹》中的胡爹,一个普普通通的理发师,“不知不觉中,在胡爹那里剃了十多年的头。十年间,我跟胡爹几乎没有交流,每次走进他的理发店,他最多说一句“来啦”,我也最多回一个“嗯”。就是这样一个在生活中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理发师,一般人不看不起就已经不错了,作者却对他的人生进行了肯定和赞赏“他用他那把磨得光鲜的剃头刀修理着我们的头发,装扮着我们的生活,他是剃头师傅,但更是我们的美容师,是我们生活的美容师。这样的美容师遍布在我们这座城市的角落,生活在底层,平凡而又渺小,属于常常被遗忘的人之列,但他们无怨无悔地工作着,不求多少回报,没有鲜花,没有掌声,坚持工作到人生的最后一天。”为一个不熟悉的普通的理发师唱挽歌,这是要有多高的高度才会这样做?不难看出朱封金是个胸怀大爱之心和大爱情怀的人,所以读他的文章读得情意满怀。

  朱封金的散文是一种大阳光散文。《东湖听鸟》,听出“鸟儿要求其实很简单,它们没有太多奢求,不占土地,不打扰人类,一棵树、一根树枝就足矣。”“鸟儿这种知足常乐的生活态度难道就不值得我们人类借鉴?”《鸟的家园》写主人翁朱宝光二十岁就从事鸟类保护工作,尽管只有四十五岁额上却爬满了皱纹,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了这些水鸟,自己也快成保护区中的一只鸟了。最后写道“正是有了像朱宝光这样爱鸟的人,保护区变得更加温馨,更加美丽,鸟儿停留的时间也就更长。如果洪河保护区是鸟儿的家园的话,朱宝光不正是这样一位缔造家园的人吗?”两篇文章写的小鸟,实则是在传播一种阳光的生活态度,传播一种奉献精神,呼唤的是人类对自然家园的守护和生态环境的保护的大主题。看鸟听鸟,我看出朱封金是个心怀温暖的人,阳光的心态,成就了他的阳光之作。

  朱封金的散文是一种大担当散文。记者的职业训练了他的思想和触角,良好的素养成就了他作家智慧的心灵。《王者的悲哀》开篇就是疑问,“这是你吗?东北虎。你威风凛凛的雄姿呢?你震慑天地的咆哮呢?你疾如闪电的身影呢?你的凶猛,你的勇敢,你的……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”当看到一群百兽之王,面对一只小牛犊,居然无可奈何,最后懒洋洋地躺在一旁,等着林园的工作人员将咬死的牛犊一块块地切开,然后喂到口中时,笔者顿时激动起来“你怎么啦,东北虎?是安逸的生活改变了你,还是你习惯了不劳而食?当我一脚踏进东北虎林园的时候,更多的是一种悲哀。”不能不说这是一种思想的火苗在燃烧。《见证伪皇宫》中提醒“一个民族,只有不忘历史,记住历史,才能承担起时代赋予的历史责任。”不能不说这是智慧的火花在闪耀,是一种担当精神和责任感在迸发。在《东司》中,我们懂得了方言俚语是那么的文雅,一个厕所都说得如此的文气十足“东司”,可是面对普通话的全覆盖,作者开始了担心和忧虑,“照此发展下去,用不了多长时间,国家推广的普通话将会全覆盖,家乡的方言将不复存在,随之而来的习俗将会销声匿迹,那时,全国将会是一个方言,一个声音,一种风俗……”土话、民风、民俗,都是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,文中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呼唤力透纸背。

  朱封金的散文是一种大格局散文。翻开《行走与回望》,第一辑行走中国,文字立刻带我回望和朱封金共同行走的风景和文学之路。咸宁市十届文学笔会组织到全国各地采风,时任市作家协会秘书长的朱封金是笔会的组织者和参与者,我是副秘书长,协助他做服务工作,所以笔会行程所到风景都是我们一起看过的,很多感受相同,却也存在不同之处。朱封金笔下的婺源、三清山、黄山、花溪等都是我们一起到过的地方,读了他写的《秋天的婺源》、《问道三清山》、《黄山观海》、《寻找花溪》等,我明白了小女人文字和大男人行文的区别。《问道三清山》他写三清山侧重历史和文化的主脉发掘写开去,“中国所有的仙山道场,要么跟张天师沾亲带故,要么跟葛洪攀一点道缘。三清山也不例外。”“东晋时期的葛洪辞官后的第一站便是到三清山,选择三清山这块风水宝地潜心地练起了他的仙丹,至今还留下一口古井。”还指着“明治山詹碧云藏竹之所”向我们讲起建文帝在三清山的一段道行。相比朱封金写的三清山,我写的三清山侧重的是景物和感受,很明显的小女人气息,忽视了文化才是旅游的魂,也是表明当年我散文的格局没有朱封金大。文的格局就是人的格局。这种大格局在写后面几辑中都可以见到。

  《行走与回望》散文视野开阔,语言简朴自然,文笔坦诚机智,思想充沛丰盈,记者的睿智、作家的性情,无不挥洒得淋漓尽致。我敢说《行走与回望》是鄂南文坛上很难得一见的一本非常优秀散文集。

  (作者:谢望梅,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优秀中青年文艺人才库文学类人才,咸宁市文联副主席,咸宁市女作家协会创会主席)

微信公众号

关注获取更多资讯